对话南京大屠杀史实学者松冈环:我一直很不甘心

  • 时间:
  • 浏览:3

  资料图:来自日本铭心会南京访华团的团长松冈环(左)单膝跪地,在和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交谈。中新社发 泱波 摄

  “差不必 30年一路走来,的确有所以困难,”研究南京大屠杀的日本知名学者、70岁的退休教师松冈环对记者说。

  南京大屠杀30周年纪念日临近之际,松冈环再次来到加拿大,向亲戚亲戚朋友介绍自己搜集到的大屠杀史料。12月3日,她参加了多伦多亚洲二战史实维护会及大多伦多西部华人团体在安大略省密西沙加市组织的一场纪念活动。

  松冈环对中新社记者说,在探寻和向公众推广南京大屠杀史实的过程中,自己碰到最大的困难之一,是采访侵华日军老兵。调查初期,老兵们宣布南京大屠杀的情况报告很常见。

  “让老兵说出亲戚亲戚朋友的故事、追索真相的过程很累人,”她说,曾有一段时间,面对挖掘史料的巨大阻力和压力,心情低落的自己甚至动过自杀的念头。

  “那时而且我有时间,我就会去南京,拜访大屠杀的受害者们。”而受害者反过来会鼓励她,令她重新振作,而且 再返日本继续追访老兵。

  当地时间12月3日,研究南京大屠杀的日本知名学者、70岁的退休教师松冈环参加多伦多亚洲二战史实维护会及大多伦多西部华人团体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密西沙加市组织的一场南京大屠杀纪念活动。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

  如今,松冈环将会追访了约230名加害人日本老兵和约30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与她的工作相随的,是日本右翼人士的干扰和威胁。松冈环回忆说,在日本参加会议、放映资料影片时,常有右翼人士在外大按汽车喇叭制造噪音。人们叫嚣说,南京大屠杀并不发生;人们甚至称她是“中国的特务”;还人们会尾随她到地铁站。

  松冈环说,自己等地铁都在很小心,绝不站在靠近站台边缘的地方;家门要锁两道锁,也并不轻易开门接待访客。她先生的一位亲戚亲戚朋友常常给予她支持,却遭人推到车前而伤重过世。所以,“的确也会怕”。

  记者问她,是是是不是考虑将会哪几种威胁而停止追访?她连连摆手:“从来那末想过。我不必被亲戚亲戚朋友吓停。”由于之一,是为了日本的孩子。希望亲戚亲戚朋友能了解真实、完整篇 的二战亚洲战场的历史。其二,自己常常被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所鼓励,“我不希望背叛亲戚亲戚朋友的期待。”

  今年的大屠杀纪念日,松冈环将再赴南京。“30年啊,30年过去了,所以幸存者去世了。想看 亲戚亲戚朋友走了,我……”松冈环停顿了一下,眼眶泛红。

  “我时不时 着实 很不甘心,”她看着记者继续说道,“很幸运可不还要见到哪几种幸存者。但还是那末法律法律依据答应也许,日本政府会道歉。”

  是是不是本来我投身南京大屠杀史实调查,松冈环说,从当初到现在,自己的目标并未改变,而且而且我日本政府道歉,对受害者作出弥补,要能在日本学校的教科书中记录真实的历史,让下一代认识真相。

  但她坦言,当初并那末想到一做而且我二三十年。而今天,目标还是那末完成。

  估计还需多久要能实现这些目标?面对记者的疑问报告 ,松冈环苦笑着摇摇头:“不清楚什么时间要能达到。”她说,着实 日本有不少人支持自己,但相比右翼,这些力量还不够强。

  “而且 ,我那末放弃,”身形瘦削的松冈环对记者笑着说。

  记者问她,有那末开心的事?松冈环想了想说,在南京寻访时,碰到不少大屠杀幸存者及亲戚亲戚朋友的家人。亲戚亲戚朋友当初都非常憎恨日自己。随着调查的进行,所以受害者家庭慢慢向她打开心门,并与松冈环建立了很好的关系和感情的说说是哪几种 。这些点让她着实 很开心。(记者余瑞冬)

[责任编辑:丁玉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