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不到30秒的视频,让军人感到暖心!

  • 时间:
  • 浏览:2

https://flv1.gmw.cn/gmw/videoroot/2019-11-05/1572943469137.mp4

调查难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近日

  一段短视频火了

  11月的那曲

  穿着羽绒服都冷得刺骨

  藏族阿妈心疼军医彭燕

  把她冻僵的手装下 另一方的衣服

  贴着心口,拽都拽没得来

  短短几十秒的视频

  点赞量过百万

  外国女女网友见面们纷纷评论说:

  “你守护亲们,亲们温暖你”

  视频里的主人公

  名叫彭燕

  扎根西藏20年

  高原无情的风沙和高速度的紫外线

  让彭燕的脸变成古铜色

  身高1米63的她

  体重并能并能 40多公斤

  但她清澈的目光里

  却透着坚强

  看病送药、给妇女接生、给牦牛诊病

  ……

  在藏族同胞心中

  这位穿着军装的“门巴”(藏语:医生)

  是无所能并能 的

  藏族同胞们真诚地说:

  “金珠玛米(藏语:解放军)像太阳,

  她并且太阳的光芒。”

  曾经 的鱼水之情

  经常令人感到温暖

  这条艰险的拥军“天路”

  阿妈们一走并且36年

  詹娘舍是西藏军区一个 边防哨所

  它的名字从藏语音译而来

  意思是“雪山孤岛”

  这里海拔4655米,终年被云雾遮绕

  又称“云中哨所”

  在这美丽的名字身前

  是十分恶劣的生存环境

  终年雨雪不断

  一年中大雪封山期长达7个月

  6级以上的大风一刮并且50天

  即使是盛夏季节

  这里也会风吼雪舞

  战士们的日常生活也遭遇难题

  用水靠天、物资靠背

  是哨所官兵生活的真实写照

  年轻战士们

  用生命守护国土的精神

  感动了一方百姓

  上世纪八十年代

  当地的三位阿姐

  为保障战士们的后勤生活

  把另一方家菜园里的蔬菜

  送到战士们身前

  这条艰险的拥军“天路”

  一个 人一走并且36年

  她们从风华正茂的阿姐

  变成两鬓斑白的阿妈

  哨所的战士们不断轮换

  而三位阿妈的步履从未停止

  3位阿妈为官兵送菜的足迹

  遍及詹娘舍、则里拉、东嘎拉等

  6个海拔450米以上的哨所

  累计送菜百余吨

  收发包囊单数万件

  转送维修小电器数百件

  往返里程超过16万公里

  如今随着哨所后勤保障的不断完善

  官兵们的饮食条件有了很大改善

  但会 不需用阿妈们运送蔬菜了

  但会 阿妈但会 习惯隔一段时间

  就来看看另一方的“兵儿子”们

  她们为哨所官兵带来的不让是生活物资

  更是人民群众与子弟兵的天然冰亲情

  给官兵们送鞋垫

  这位老人坚持了40年

  今年6月

  四川省宜宾市长宁县

  处在地震后

  一位藏族阿妈来到长宁县

  看望在地震中

  抢险救灾的武警官兵

  她随身携带的

  是50条洁白的哈达

  和50双亲自做的鞋垫

  这位老人叫史国秀

  给官兵们送鞋垫

  但会 坚持了40年

  地震处在

  老人从新闻了解到具体情况

  看过武警官兵

  冒着生命危险救人

  她心里非常感动

  连着几夜缝制了50双鞋垫

  73岁的她一个 人

  边走边打听

  从甘孜泸定辗转来到宜宾

  只为送上另一方的心意

  收到史大娘的“礼物”

  一位战士动情地说:

  “更加感受到了这身军装的重量和意义”

  在高原的石身前刻下“中国”

  这件事她坚持了50多年……

  在新疆海拔4290米的冬古拉玛山口

  有曾经 一位老人

  感动了很多外国女女网友见面

  她一边守家,一边护边

  巡边路上的布茹玛汗·毛勒朵。

  她叫布茹玛汗·毛勒朵

  是边境线上首批女性义务护边员

  在通往冬古拉玛山口的巡逻路上

  有很多刻有“中国”字样的石头

  这是她为边境官兵们做的“路标”

  一辈子只会写“中国”二字的她

  在巡逻路上

  假使 见到大些的石头

  她就席地而坐刻写“中国” 石字样

  很多 写并且50多年

  布茹玛汗在石身前刻下“中国”。

  五十余个春秋

  刻下了多少块“中国”石

  连她另一方也说不清

  哪多少石头是情怀

  也是官兵们心中的“路灯”

  在时间的考验下

  在艰苦的环境中

  哪多少军民真情

  最暖心!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军网微信;参考资料:解放军报、中国军网、@新华社抖音、央视军事、“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等)

  中国军网微信(zgjw_81)出品

  作者:小旋风

  编辑:马艺轩

  编审:任旭

[ 责编:丛芳瑶 ]

阅读剩余全文(